发布者:梁Drean发布时间:2012-11-09阅读[4275]回复[0]字体大小:

   导读: 损失达700万,台山成立专案组调查,元凶疑为附近一化工厂,已责令停产

 

    养了10多年生蚝的刘锦坛怎么也不会想到,他承包的420亩咸围内的生蚝,竟在一夜之内全部死亡,损失超过70万。跟他一同倒霉的还有另外14名养殖户,共计4640亩咸围受污,按照市场价算,全部损失高达近700万。两年的劳作一夜间打了水漂,养殖户们发现一个共同现象,即他们均在10月29日当晚给咸围换了海水,而一旁未换的咸围则没有出事。对此,台山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,成立了环保、海洋渔业、海侨农场等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。经过调查发现,咸围附近一家名为丰南活性材料有限公司成为最大“疑犯”。台山市环保局表示,这家以生产氧化锌为主提炼铟(重金属)为辅的工厂,存在擅自改变生产工艺的违规现象,而氧化锌和铟这两种物质都含毒。尤其是后者,对水体可造成巨大污染。

 

 

     咸围深处串串肥大死蚝11月2日,刘锦坛去查看生蚝,它们大多都养殖了2年,再过两月就可出货,然而原本生长良好的生蚝出现大面积死亡

 

     出事咸围位于海宴镇河南村,这里临近大海,一旁仅挨海侨农场东坦2号水闸及公角码头渔港。11月7日上午10时许,刘锦坛撑着一叶小舟,将记者带到了咸围深处的蚝桩,他随手抓起一串生蚝,臭味扑面而来,打开蚝壳,只见里面的蚝肉肥大白嫩,但有的开始发黄,肉里面还流出水来,“这些蚝早就死了,都发臭了”说这话时,刘锦坛无奈的语气中尤显愤怒。

 

     5天前(即11月2日)一大早,刘锦坛、刘锦艺两兄弟如往常一样,撑船到自家咸围内查看生蚝的生长情况,这些生蚝大多都养殖了2年,所以养得很肥很大,眼见再过两个月就可以出货了,但当天他们却惊奇地发现,原本生长良好的生蚝却出现大面积死亡。于是,两兄弟赶紧给咸围排水,希图通过换水来挽救。一边换水,两人还一边给临近咸围别的养殖户打电话,电话那边亦显得很着急,说他们的蚝也出现死亡的现象。

 

    在接下来的两天内,刘家兄弟给咸围共计换了四五次水,但他们的自救行为并未取得成效,生蚝还是相继死亡。“我们一共承包了

 

     420亩,全部死了”。随后,刘锦坛发现,临近一共有8个咸围养殖户遭遇同样打击,他们粗略地统计了一下,所有咸围加在一起面积达4640亩,目前,台山蚝的市场价达到35—40元每斤不等,结合咸围的养殖密度和亩产量(100亩的产量约在5000斤),如果以市场最低价计算的话,养殖户们的损失高达近700万元。

 

 

     “那可是我们两年的辛勤劳作啊,如今一下打了水漂”一名雷姓养殖户表示,相对于别的地方,台山蚝拥有肥大细嫩的优点,但一般都须养殖2年左右,因此他们很多都是以2年为一个养殖周期。对于养殖户而言,今年的收成可以维持未来两年的开销(包括高昂的租金、蚝仔的培育、工人工资及咸围日常维持费用等)。

出事8咸围均曾换过水“那天晚上碰到天文潮汐,又刚好下大雨,那家工厂排出来的废水通过沟渠直接排进了大海,我们不幸就中招了”

 

     无情的打击,把8个咸围的养殖户聚到了一起,结果他们发现一个共同现象,即在出事前的10月29日晚上,他们都给咸围换了水。而别的没有换水的咸围,则没有出事。南都记者了解到,海宴镇河南村南海滩咸围于上个世纪80年代围海而成,总共有17个围,面积约为1万亩,其出租租金收入占据村委会收入绝大部分,是河南村赖以生存之本。事发之后,养殖户们一面向海宴镇政府报告损失情况,一面拨打110报警。与此同时,他们亦积极寻找相关原因,结果发现,两公里外的一家化工厂或许就是祸因所在。“那天晚上碰到天文潮汐,又刚好下大雨,那家工厂排出来的废水通过沟渠直接排进了大海,我们不幸就中招了”。

 


 

      养殖户们所说的那家化工厂,深藏在一大片甘蔗林内,站在地势较高的围堤上远远便可看到,南都记者采访时,工厂的两个大烟囱已经没有冒烟。在养殖户们的带领下,南都记者沿着围堤,找到了一条与大海相连的沟渠,这条渠亦通过化工厂及所在的甘蔗林,据介绍,这亦是甘蔗林的灌溉渠。在沟渠与大海的闸口处,一些渔民正在清理渔笼,据他们反映,先前沟渠开闸,水质还算不错,没有臭味。而自今年七八月以来,原先尚算清澈河水开始出现变色。

 

     附近化工厂常散发臭味“年头开工时,工厂两个烟囱冒出来的烟不一样,其中一个冒的黄黑色烟,飘过之后,下面的甘蔗林一路都变黄了”

 

     10月29日这天正值下大雨,沟渠排洪下来的水呈乳白色,并伴有臭味,闻起来像是化工原料的味道。随后,南都记者又走访了工厂附近的洪发、南丰等数条村庄,村民们均反映到一个问题,那便是该化工厂时常排出难闻的气味,尤其是在南风天,味道有点像“六六粉”。“年头开工时,两个烟囱冒出来的烟不一样,其中一个冒的黄黑色烟,飘过之后,下面的甘蔗林一路都变黄了”,南丰村民杨先生表示,村民们很担心,所以在那时都不敢开窗户。与此同时,附近河渠里的鱼虾也在近两年开始出现死亡,大家都不知道原因。

 

     南都记者调查发现,这家名为丰南活性材料有限公司的化工厂,是华侨农场为数不多的企业之一。其工商营业执照显示,其注册资金500万元,经营范围为活性氧化锌。于2007年4月12日成立,2009年5月19日获颁工商营业执照。华侨农场相关负责人证实,这家企业是当年该农场招商引资项目,整个农场除了一家糖厂(因甘蔗林而配套)外,就只有这家生产企业。而沿着甘蔗林排水灌溉渠而上,除了这家企业,根本没有别的工厂。“我在这里工作了20年,从来没有出现这样大规模(海产品养殖)死亡现象”,海宴华侨农场分管农业的党委委员林克新说,海侨一带的海域(亦属镇海湾海域),水质保养得还算不错。但至于为何出现本次死亡现象,他们都感觉奇怪。

 

       工厂提炼氧化锌和铟据了解,铟在地壳中的分布量比较小,又很分散,它被列入稀有金属,属于重金属的一种,毒性超过铅种种迹象表明,丰南厂或许就是致命元凶。那么,这家深藏甘蔗林的化工厂,究竟作何营生?

 

      海宴沙尾厂村村民刘丽梅原本是这家工厂的一名员工,去年9月22日晚上9点,车间上班的她遭遇一场事故,她身后的硫酸池突然发生爆炸,两名工友不幸遇难,而她的背部、屁股、胳膊等多处被灼伤。住院两个月后,刘丽梅捡回一条命,但从此再也不敢回去上班。她告诉南都记者,最开始,丰南厂主要是生产氧化锌,从湖南等地运来大批泥巴从中提炼。但自去年9月开始,工厂开始提炼一种叫铟的物质,工人们也不知道这是啥东西,只知道价格很昂贵,一般都是卖给手机或者电脑生产商。南都记者了解到,铟在地壳中的分布量比较小,又很分散。它的富矿还没有发现过,只是在锌和其他一些金属矿中作为杂质存在,因此它被列入稀有金属,属于重金属的一种,毒性超过铅。除了对人体健康有巨大危害外,还可对水体造成污染,可燃易爆。一般来说,只要生产液晶显示屏,就须用到铟这种物质。国内外媒体曾多次报道,一些生产手机液晶显示屏企业的工人出现肺部病变,便是因为铟中毒所导致。

 

      11月7日上午11时许,记者来到丰南厂,只见大门紧锁,门口没有招牌。厂区内堆满了大量黄色的泥土,但未见工人做工。在厂区的左侧便有一个排水渠,里面的水很浑浊,一旁的甘蔗林已经全部枯死。南都记者提出采访请求,但遭到工厂一名行政人员的拒绝。记者无奈离去,但约半小时后又接到该厂负责人胡建华的电话,表示愿意接受采访。在胡的带领下,记者跟养殖户们一道参观了工厂厂区的废水处理设备,胡建华让相关技术人员着重给记者介绍了该厂废水的处理工艺,并表示“我们的废水都是经过检验,合格之后方才排出工厂的”。参观中,记者留意到,整个车间的设备都显得古老陈旧。

 

     记者请求胡出示排污证等环保手续或资料,但胡表示,负责保管的工作人员不在,所以无法提供。擅改工艺被责停产“没有得到批准,就擅自改变生产工艺,并擅自排放工业废水,这就是违法违规的”,市环保局监督股股长林淑娉说“说实话,我也希望你们(记者)来报道下,如果真的是我们的问题,我们肯定承担责任”胡建华说,问题还没有查出来,而如今工厂却被责令停工,令他损失巨大。面对养殖户代表,胡建华说“有什么都好商量,我也是台城人,不会跑路,跑也跑不掉”。并称,工厂自成立以来,经营不佳,厂房和地皮都抵押给了银行。胡本人亦向记者证实,该厂确实是生产氧化锌,这种物质可用来制造瓷砖、地板砖。同时,顺便提炼铟,卖给手机液晶屏生产商。在胡看来,他的工厂完全按照环保规定的流程生产,并无违规之处。

 

     不过,南都记者却从台山市环保局了解到,丰南活性材料有限公司之所以被环保部门责令停产,主要是因为该局执法人员在巡查中发现,该工厂存在擅自改变生产工艺,并在现场发现疑似超标排放的现象。台山市环保局监督股股长林淑娉表示,丰南活性材料有限公司是江门市环保局的一个审批项目,按照审批的环保手续,该工厂拥有排放废气、废水的资质,但是废水只限于生活废水,不包括工业废水。而自今年8月以来,该厂却多出了工业生产废水排放。按照环保方面的法律法规,企业要改变生产工艺,必须报具有审批权力这一级环保主管部门审批,但这家工厂并未向江门市环保局报批。“没有得到批准,就擅自改变生产工艺,并擅自排放工业废水,这就是违法违规的”林淑娉说,台山市环保局因此责令该企业停工。

 

     最新进展

      台山成立专案组 检测结果10天后出炉

事故发生以后,台山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,成立了以市委常委马品高为组长,环保、海洋渔业、海侨农场等单位组成的联合调查专案组,调查、协调处理此事。11月4日,马品高带领相关部门人员赶到咸围,调查同时亦对养殖户进行了安慰。台山市海洋渔业局目前已经将受污咸围进行抽样检测,并将水样送到省里相关部门检测。海侨农场党委书记廖立新表示,检验结果有望在18日左右出来。不过,也有养殖户担心,他们在自救时已经将咸围内的水换了四五遍,不知这是否会影响检验结果。对此,包括台山市环保局、海侨农场等单位负责人均称,抽样检测不仅仅是咸围的水,还有别的样品,调查肯定是全方位的,一定会给养殖户和工厂方一个公正客观及合理的说法。

      记者手记

     甘蔗林中冒黑烟的化工厂

海侨农场的这片甘蔗林,种植面积在1万亩以上,与一旁的一万亩咸围遥相呼应,放眼望去一望无际,煞是壮观。然而,站在地势高处,稍微留意便会发现,甘蔗林深处竟然屡冒黑烟,可谓大煞风景。调查中,无论是海侨农场的村民还是附近海宴镇河南村的村干部,均对工厂“深恶痛绝”。河边村的村干部说,咸围就是他们村的命根子,如果被污染了,全村的经济来源也就断了。而海侨南丰村的村民们亦表示,甘蔗是全村唯一的经济作物,如果受污,那全村的损失就大了。风景如此秀美迷人的地方,为何要引进存在安全隐患的化工厂?采访中,记者一直试图找到答案。

 

     海侨农场,受传统历史因素及地理环境的影响,经济相对落后,农业占据绝大比重。但也正是农业(包括甘蔗、水稻、海洋渔业),加之东南亚归侨的特殊人群,让海侨拥有与众不同的魅力。其实,打好这张“侨牌”,有选择性地发展当地特色产业(诸如养殖、生态休闲等),或许更能找到一条发展捷径。毕竟,如果走传统工业老路,别人都跑出几大圈了,弯道超车谈何容易?

采写:南都记者 唐波

分享到: QQ空间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
网友回复: